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这事有多严重_凤凰资讯
注册

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这事有多严重


来源:新华通讯社

新华社快讯: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多方担忧此举将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。

原标题: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

新华社华盛顿12月6日电(记者刘晨朱东阳)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。国际社会普遍担忧此举将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。  

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,特朗普说,作出这一决定是“对现实的承认”,也符合美国利益。他同时表示,已责令国务院开始准备使馆搬迁工作。  

从以色列1948年建国至今,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。  

在6日的讲话中,特朗普表示,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推动巴以和谈进程,并支持由巴以双方认可的“两国方案”。他还表示,副总统彭斯将在未来几天访问中东,向该地区盟友重申美国打击激进主义势力的决心。  

美国政府高级官员5日晚在白宫记者吹风会上说,因涉及人员和安保等问题,新使馆的建设和搬迁预计耗时数年。  

5日,特朗普分别与巴勒斯坦、约旦、沙特阿拉伯、埃及等国领导人通电话,通报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。各国均警告,此举可能引发“危险后果”,将破坏巴以和平进程,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。特朗普6日宣布相关决定后,引发国际社会严重关切和普遍反对。  

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“耶路撒冷使馆法案”,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要求政府于1999年5月31日前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,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该期限,并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。该法案出台后,多任美国总统均不断推迟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的期限。  

耶路撒冷问题是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的症结之一。以色列在1967年占领东耶路撒冷后,单方面宣称整个耶路撒冷是其“永久、不可分割的首都”,而巴方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。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,很多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,而非耶路撒冷。(完)

相关解读:

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,这事儿到底有多严重

历史

耶路撒冷乃至巴以问题由来已久,并十分棘手。

1967年,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吞并东耶路撒冷,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“永久、不可分割的首都”。巴勒斯坦一方则坚持把东耶路撒冷作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。

(图片来源:地球知识局)

可以说,在耶路撒冷问题上,巴以双方、以色列和伊斯兰世界的立场几乎完全对峙。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认为,耶路撒冷应当归属于自己,以色列和犹太人定居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“犹太复国主义”的产物,是“西方的阴谋”和“犹太人的阴谋”;而以色列和犹太人则认为,耶路撒冷自从3000年以前就是自己的故土,是犹太人宗教、精神和政治的中心,阿拉伯人才是“入侵者”,才是这片土地的“异教徒”。

于是,作为伊斯兰世界“第三大圣城”,耶路撒冷自然而然地长期处于巴以冲突的最前沿,也因此附着了太多的宗教、身份、政治意义。每当涉及到耶路撒冷议题,巴以之间,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之间,就会掀起巨大的言语和暴力冲突。

立场

目前,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。即使以色列媒体常常将“耶路撒冷”指代为以色列政府,将自己的外交部搬迁到耶路撒冷,国际社会的使馆几乎都设立在特拉维夫海滨的本耶胡达大道之上,并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。

而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立场则与国际社会相似,认为耶路撒冷问题是巴以问题的一部分,须由巴以谈判解决。也就是说,当巴以双方就未来的国家地位、国家属性和双边关系等敏感议题达成一致时,耶路撒冷归属问题自然会被解决。

因此,尽管在1995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《耶路撒冷法案》,要求美国外交机构,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,美国历届总统和政府都以“行政命令”的方式,“暂缓”搬迁驻以色列使馆,以此来拖延国会议案,事实上仍然在外交层面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。特朗普也于今年6 月也按时签署了延缓搬迁的文件。

理论上,在上一个文件12月4日到期后,特朗普要决定是否签署中止搬迁计划、再次延后6个月的总统令。但在11月底,坊间关于特朗普要正式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”的传闻就越来越多。

其实,过去近一年间,在这一问题上,特朗普团队已经有了太多矛盾的表态。

比如在2月份特朗普刚刚上任,在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时,特朗普并没有按照过去美国总统的“口吻”,表达对于“两国论”(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和以色列国家)的明确支持,而是模糊地表示“我将支持各方都接受的方案”,让人大跌眼镜。

但是随后,在3月份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访问华盛顿时,特朗普再次改口,明确表示对于建立一个独立巴勒斯坦国家的支持和谅解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

外界

众多事件指明,特朗普似乎已经在巴以问题上丧失了一个“中立者”的立场。而究其背后原因,不少人认为,特朗普团队的犹太背景“功不可没”。

其女婿库什纳就不用说了,是美国犹太集团里的精英,多金、能干,无论是在其选举时,还是后来的政策制定上,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地位。特朗普竞选团队背后的诸多犹太财团,都得益于库什纳的牵线。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也为了能和库什纳结婚,改信了犹太教。

除此之外,其商务部长罗斯则是美国历史上首个犹太商务部长,曾在20多年前对特朗普即将破产的公司有过重要的“不杀之恩”;而与特朗普最亲密的美国主流媒体福克斯电视网背后的大老板,也是澳大利亚的美国犹太人鲁伯特•默多克。

与此同时,来自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的警告也从未停止。

过去一段时间,无论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,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,埃及总统塞西,沙特国王萨勒曼,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,都纷纷表示反对,并且警告特朗普,不要“穿越红线”。

此外,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还加紧了对于美国高层的游说活动。派出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,情报负责人马吉德·法拉吉紧急前往美国,与特朗普身边的幕僚和高层会谈。

事实上,包括美国防长詹姆斯·马蒂斯、国务卿蒂勒森、CIA主管迈克·蓬佩奥等人,都先后表明反对特朗普做出承认“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”的决定。包括其中东问题顾问,如被视为“亲以派”的格林布拉特,也在这一问题上表示了保留意见。

伊万卡改信犹太教才成功嫁给库什纳

走向

然而,针对外界的诸多警告,特朗普似乎并未听进去。在不少人士看来,做出这一决定,后果将非常严重。

一方面,它必将极大地鼓舞以色列国内右翼政治力量。在当前的以色列社会,右翼力量日益强大,在诸多敏感议题上甚至能够主导以色列国内舆论。这一次,在争取到美国支持之后,以色列右翼极有可能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问题上,以及戈兰高地所有权问题上,做出更强硬的表态,而这也将极大地损害巴以和平进程的前景。

另一方面,这一决定也将极大地损害美国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形象,伤害巴勒斯坦人、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。

首先,它很可能会刺激伊斯兰世界极端主义的情绪,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也可能因此借势而起,打乱中东地区的反恐进程;

其次,美国和中东盟国如沙特、卡塔尔、土耳其等国的关系陷入僵局,中东地区国家也势必会重新考虑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外交关系;

再次,这一决定将必然激化巴勒斯坦人民族情绪,巴勒斯坦人爆发“第三次大起义”(前两次大起义分别爆发于1987年和2000年)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,进而恶化巴以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局势。事实上,就在这一消息公布后不久,巴勒斯坦就宣布将“愤怒”游行三日,美使馆已经处于高度警戒状态。

耶路撒冷一直是一个敏感而复杂的议题,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“任性”,在获得了以色列国内右翼,以及美国国内亲犹太政治力量支持的同时,必将极大的影响中东地区局势,甚至可能会牺牲掉中东地区的安全形势,让全世界为之买单。

文/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、

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晋(发自以色列)

[责任编辑:王家乐 PX043]

责任编辑:王家乐 PX043

推荐
视频:特朗普正式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http:/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7/1207/A313290D23DA7AB0942A81A5253B48BC6A228D3F_size152_w448_h252.png

凤凰资讯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